可千萬別這樣稱呼法國人!從沼澤跳上法國餐盤的青蛙彈腿歷史-UrbanSavour洋味兒

可千萬別這樣稱呼法國人!從沼澤跳上法國餐盤的青蛙彈腿歷史

 
分享

在一些訴說英法戰爭歷史的電影中,常可以聽到英軍謔稱法國人為青蛙。當時戰爭時期的肅殺氛圍,青蛙一詞的出現,是否只是為了挑釁敵軍?還是另有來頭?

自中古世紀起,英法兩國便結下了不解世仇,一路打打殺殺,明爭暗奪地到十九世紀。士兵們在戰場上自然少不了各種言語挑釁,一如將吃酸菜的德國人稱為「Krauter」草民,而吃青蛙的法國人便很順理成章的成為了「Frog」 青蛙佬。不過法國人亦不是省油的燈,回頭便給了英國人「Rosbif」烤牛肉的稱號。不過說也奇妙,當 2013 年考古學者在英國巨石陣附近挖出一萬年前遺留下來的青蛙骨頭,似乎可以瞬間感受到報導撥出時英國國民全體的尷尬氣氛。除此之外,也還有另一個詼諧的說法是,在法國諾曼第公爵征服英格蘭之時,法軍驕傲地舉著國花鳶尾花(fleur-de-lis)的紋章出征,代表純潔高貴的標誌卻被遠方的英軍錯認為是金色的青蛙。領頭的軍官便毫不猶豫地回頭向軍隊大喊:「青蛙來了!」

不過,或許一切其實與法國人的世仇英國毫無瓜葛,而全是法國人自己起的內鬨。十八世紀的巴黎四周都是泥濘不堪的沼澤地,居住在巴黎郊外的平民們常被貴族以青蛙代稱。據說當時居住在凡爾賽宮附近的貴族之間有句十分流行的用語 “Qu’en disent les grenouilles? ” 意謂著「這群青蛙們會怎麼想?」此後,這句話廣為流傳,不止巴黎,全法國人民都成為沼澤裡的青蛙了。

另有一說是當時法國天主教為了改善神職人員逐漸發福的體態,下了禁食令,海鮮以外的肉類都不得食用。不過畢竟民以食為天,餓著肚子的民眾們想盡辦法將身為兩棲類的青蛙歸於魚類。於是結實,口感類似於雞肉的蛙腿便在此時成為了餐桌上炙手可熱的肉類。

食用青蛙在古時候絕非罕見之事,在中國,埃及甚是英國都十分普遍。不過相關的歷史資料卻十分稀少,也許是因為禁食令造成了群民轟動,直到12世紀才終於被記載於法國天主教的典籍之中。此後青蛙慢慢地從平民家常菜跳上了巴黎高檔餐廳的名門佳餚,最簡單以奶油香煎,再以新鮮香料、香草調味,就能表現出蛙腿的清甜滋味,更在法國烹飪史中站穩了一席之地。

 

 

延伸閱讀|
買張「板前」門票,開啟柏林料理新篇章:ERNST 餐廳
慵懶一個巴斯克的盛夏,吃飽就逐浪的濱海小鎮:ANGLET

 

 

文 / April

Cover Photo Credit:Cooking in Sens 

Photo Credit:Taste / Financial Times / Bien de chez nous / Gambino's Bakery / marstravel.be / Brownies / ledscs.com / Dining Without Borders